老公常年不在家,她孝順公公遭詬病,被逼跳崖,死後打開棺材,裡面的東西卻讓眾人傻了眼!

很久以前,有一家三口人,兒子長年在外邊跑買賣,家裡只剩下老公公和兒媳婦過日子。

這兒媳婦心眼特別好,對老公公可孝順了,吃的讓著公公吃好,穿的讓著公公穿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夏天熱了,怕公公睡不著覺,就坐在旁邊給公公扇扇子。冬天冷了,又怕公公鑽涼被窩冷,就用自己的身子給老公公焐被窩,等焐熱了,自己再出來,然後趕緊讓老公公躺下,感動得老公公逢人就誇:「我那兒媳婦,比親閨女還親呢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有一年冬天,北風嗷嗷地呼嘯著,大雪鋪天蓋地飛飄著。屋子裡冷得簡直像個冰窖。兒媳婦想,天這麼冷,呆個啥勁,不如早睡覺,倒賺個暖和。還大天老亮的,就把被窩鋪好,自己先鑽進去,給公公焐開了被窩。

可巧,這時對門的楊二嫂正來借鞋樣,進屋一看她在公公的被窩裡躺著哩!也不問青紅皂白,拿著鞋樣扭頭就走了。楊二嫂是個長舌頭老婆。

她出了大門,也沒回家,就東家出西家進地串開了門子,走到哪兒嚷嚷到哪兒:「普天下什麼鳥都有,兒媳婦跟公公鑽一個被窩,真不要臉!」楊二嫂嚷嚷的街坊四鄰都知道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這下可熱鬧了,人們七嘴八舌,說啥的都有。可是那兒媳婦卻連影兒也不知道,日常該咋做還咋做,跟公公一天天有說有笑的。小日子過得可樂和了。

轉眼到了四月初一,人們都要上妙峰山去趕廟會,兒媳婦也去了。一路上,別人都仨一群,倆一夥地搭伴走。唯獨她孤燕兒似的,沒人沾也沒人理,都躲她遠遠的。她主動和別人搭訕,別人都帶搭不理的。她心裡很納悶,這是咋回事?日常俺又沒招誰惹誰,幹嗎都拿白眼珠瞧我呀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兒媳婦思來想去,怎麼也想不通。等到了妙峰山,她才聽出點音來。原來大夥都懷疑她跟公公不清白。

只聽楊二嫂說:「呸!這號人也配到這兒來,別給菩薩添膩味了。」

她這時才想起,那天楊二嫂去借鞋樣,正趕上她給公公焐被窩。

這一來就壞事了,你說沒那回事,有誰會相信呢? 即使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!我還有什麼臉活著呀?越想越沒路,越沒路越覺得委屈,她猛地闖 出人群,一合眼跳下了山澗,人們都驚呆了。

見她跳了山澗,她的幾個當家子兄弟,趕緊跑下山去,到跟前一看,人已經摔死了。於是,幾個人湊了點錢,買來口棺材,把她裝殮進去,運回了家。一進村,只見七十多歲的老公公拄著拐杖正站在門口曬太陽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一個叫鐵柱的撒腿跑了過去,連呼哧帶喘地說:「大叔,不好了!我嫂子跳山澗了。」老公公聽了,以為鐵柱跟他說著玩呢,笑著罵道:「兔崽子,你甭咒你嫂子,瞅我不打斷你的腿才怪呢。」「我蒙您幹啥,真的!」鐵柱用手一指說:「您瞧,那就是我嫂子的棺材。」

老公公抬頭一看,果真過來一輛馬車,車上裝著一口大棺材。心說,棺材裡裝的指不定是誰呢?鐵柱這小子真不是東西,有這麼開玩笑的嗎?忙說:「鐵柱啊,別瞎說八道了!」鐵柱有點急了,說:「大叔,是真的,不信您打開瞧瞧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老公公見他真事似的,就說:「你嫂子根本就沒跳山澗,不信,你進屋瞧瞧去!」鐵柱聽老人這麼一說,也蒙了。他忙跑進屋,掀開門簾往裡一看:呀!嫂子果真沒死,正盤腿臥腳地坐在炕上納鞋底呢,這是怎麼回事啊!

嫂子明明是跳了山澗摔死了? 她怎麼又活了呢? 真神啦!鐵柱一抹頭跑了出去,一邊跑一邊喊:「神啦!神啦!俺嫂子沒死,她大夥一聽都愣了,那棺材裡裝的是誰呀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大夥七手八腳地打開棺材一看,裡面躺著的不是人,而是一塊大匾,上面有三個金光閃閃的燙金大字「孝賢牌」。人們一看全明白了,孝順媳婦的故事也就傳開了。